学员风范

容艺学院第十一期制片人班刘婧博和韩莹莹邂逅戛纳电影节

By 2020年8月13日九月 10th, 2020No Comments

  当很多踏入影视圈的年轻创作者们觉得自己只是“瞎玩”时,容艺学院第十一期制片人班的刘婧博和韩莹莹已经“玩”到了戛纳电影节上。

18年伊始,她们便为自己开了个好头。由刘婧博担任制片人和出品人,韩莹莹联合出品,王奕达导演的短片《她路》入围了2018戛纳国际电影节短片角,在戛纳电影节期间进行展映。此外,短片还进入了2018酷儿亚洲电影节主竞赛单元。

对于本次作品的成功入围,小艺采访到了《她路》的主创婧博。

请问你们当初创作《她路》的初衷和灵感来自哪里 ?

《她路》是一部女性题材的影片,灵感来源于一次和朋友的聊天,而聊天的话题在现实生活中真实存在。

我的一个朋友是专门做同性婚姻工作的,运营着自己的品牌。她常年在新西兰帮助有结婚意愿的同性伴侣在新西兰完婚,2016年因工作需求她来了北京一段时间,因为聊得来,我们经常聚在一起。而那个时候,我和导演在做另外一个项目。朋友也会和我们聊点她品牌运营的事,让我们出出主意。

其间,她也给我讲了很多同性婚姻中的故事,在同性恋人中,走到这一步的少之又少,而真正到了这一步却会遇到更多的问题。她说,其中有一个咨询者便问到了她这样一个问题,如果我与爱人领证,隐瞒家里,但家人却一直逼迫我与异性结婚,已经到了催证的地步。那这样,我与爱人的同性婚姻,应该怎样来保障。

这个话题一出,虽然有些唏嘘,却让我眼前一亮,因为我也一直在寻找做女性题材的突破口,这让我和导演很是兴奋。没多久,我们便启动了故事构思,当时他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在做这个长片故事时,考虑到题材和接下来运作的可能性,我决定还是先做短片,短篇是长片的缩影,也是一个问题的集中点。但相同的是,都是人性与情感的探索。

在国内环境下,同性题材影片多多少少还受到一系列限制。而国外分级制度下就给了电影主题更多的可能性。

对于戛纳电影节,可能大部分人只知道它是世界上最具影响力、最顶尖的国际电影节。对于它的评选机制和要求并不了解。进入主竞赛单元的长片一般都是提前邀约的影片和极少数从申请中选择的影片。迄今为止,华语电影只有陈凯歌导演的《霸王别姬》(金棕榈奖)和张艺谋《活着》(评委会大奖)、《鬼子来了》(评委会大奖)获得过有分量的大奖。

凭着对电影的理解和体悟,婧博在电影之路上展开了她的探索……

从前期的建组到拍摄共用了多长时间?是如何划分的?

在做剧本时,我们经过了多次的自我否定与推翻,中间停了一段时间,导演说他需要一些刺激。所以,到了2017年first电影节之后,导演给我发了个微信,说有点迫不及待了。我说,那启动吧。接下来,我们的故事确定的很快,剧本中间修改不过3稿,异常顺利,这就是现在的《她路》。

剧本完成后,我和导演先做了前期的采景工作,也陆续让朋友们帮忙打听,真心感谢他们~ 然后提前20天发了招募演员的通告,因为我们一致认为,这次的演员将是片子呈现中异常关键的一个因素,也有很多很不错的演员老师主动要来演这个角色,让我们很感动。不管是主角还是配角,这次的演员老师们真的很给力。这要特别提及我们的演员副导,眼光相当稳准狠。

我们定在九月底十月初开机,因为觉得是个收获的季节,去年的片子也是这时候开的机。随着演员工作的进行,我们提前一周开始密集筹备,因为都是合作过的老搭档,主任也给力,所以进度很快, 整体下来,还算顺利进入拍摄期。

在整个创作拍摄过程中遇到了哪些困难?最终是怎么化解的?

拍摄过程其实还是很刺激的,我们共三天拍摄期,40场戏,16个场景,量不小。

我们第一天拍摄的场景,拍到一半,周边开始强拆,住户闹事,警察都来了。因为有一场办公室的戏一开始定了那个地方的房管办公室,结果那个时候大家把那个楼围了个水泄不通。我好说歹说争取了一些时间,拿来了钥匙,把门口人挤开。但没撑多久,就顶不下去了,后来只能临时改了拍摄计划。直到第二天晚上才确定了办公室的场景。想想挺有意思,当时复景了两次,工作人员都说没问题,结果这个景拍完了就再也找不到了,因为都拆了。

第二天,大学内的景又正好赶上领导检查,楼道不让拍。接着送演员的车和送外卖的撞了,传说中的碰瓷也碰上了,所以第二天还是耽误了些时间。更有意思的是,第二天下午,副导告诉我第三天要来拍戏的演父亲的演员摔了。好在有备选,有惊无险。

后来我们在开总结会的时候,主任告诉我们,其实第一天在强拆那个景的时候,香炉丢在现场了,我们就觉得挺神奇的,反省说以后千万不能丢香炉了。当然这是开玩笑的说法。以后还是要多做拍摄备选方案,未雨绸缪。

在《她路》创作前后,婧博也做了院线电影和短片的制片人。由其担任制片人的短片作品《心生》、《殇》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心生》获得了2017年重庆青年电影“最佳艺术贡献奖”,同时入围了葡萄牙FEST电影节短片主竞赛单元、Twin Lion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第九届新人电影节短片主竞赛单元,于法国文化中心首映。

所以对于此次《她路》,婧博有了全新的体会。

之前的片子和《她路》在整个创作过程中有什么不同?

肯定是一年比一年成熟了。《她路》更有规划性一些,在启动时,她已经是计划中的一部分了, 所以目标更明确。像去年的《心生》,更多的是一种尝试和实验的探索,所以在去年的重庆青年电影展上收获了“最佳艺术贡献奖”时,我们还是挺欣慰的,也挺为导演高兴(《心生》和《她路》为同一导演)。

《她路》能入围2018戛纳电影节短片角你觉得得益于什么?

要感谢大家的付出吧~ 我的另一个投资人韩莹莹,也是我很好的朋友兼酒友

~哈哈,开拍前,她主动找我说她可以出一部分,我说别闹了,这个几乎是0回收的,她说没事,她很喜欢这个故事。我当时也没当真,直到她和我要账号,我才确认这家伙动真格了。 其实真的挺感谢她的,不仅补足了后期的一部分费用费,主要是这种无条件的信任,让我很是感动~

还有其他的伙伴们,有的是我刷脸约来的,大部分都是身兼数职且拍摄过程很辛苦,谁也没有怨言,拍完我感觉脸都刷没皮了

。所以这次,算是给大家个很好的交代吧,他们都是功臣。

如果回归到片子自身的角度,我觉得应该是题材,还是有一些独特性的,王导也很有自己的风格。影片虽然在很多方面还有不足,其中就有考虑一些电影节时长限制的问题,让导演肉疼的剪掉了近十分钟的内容。但这次入围,也让我们多少对长片多了些信心。

对于这样的成绩,你想对自己说什么?

其实这算是给大家的一个礼物了,从知道消息开始它就成为了过去式。很谢谢大家的认可,《她路》能够让更多的人看到,让大家去关注这个社会问题,才是她最大的意义。

对我来说,接下来还是希望踏踏实实做项目 ,把长片运作成功来回馈当初对这部戏付出的伙伴们。长片故事会涉及到台湾地区的拍摄,所以这期间肯定还会遇到更多的问题,自己还是要更多的去学习,去争取更多的可能性~

《她路》能成功入围戛纳电影节短片角其实已经让我们看到了好作品的说服力和未来~电影市场的开放性和观众审美意识的提高也为各种题材和主题进入公众视野提供了可能性。未来,会有更多的新锐导演和创作者站到国际舞台上展示他们的优秀作品。

看,属于影人的时代已然到来!

Leave a Reply